您的位置:
首頁
法律資訊

精選好律師 助您法律無憂

- 法律聚焦最新推薦 -
- 最近更新 -
鯨律快訊 | 名人的房產官司:常昊與昔日好友對薄公堂,聶衛平居中調停
時間:2021-09-13
瀏覽次數:330
分享到:


名人打官司的事情現在是屢見不鮮的了,早些年清風圍棋的董事長邵煒剛和他們少兒時的幼教老師李素香對簿公堂,為的是原始股權以及資金重組,最近時候有聶衛平和棋王酒業打官司,為的是企業與名人的肖像權之爭。


因為這些名人在業界內的影響力巨大,所以引發的圍觀效應不容忽視,一時間圍觀的吃瓜群眾烏嚷烏嚷的。

今天寫的這段故事,主角有兩個,一個是易中天教授,一個是圍棋世界冠軍常昊,這兩個人本風馬牛不相及,但是同在2008年,各自因房屋產權糾紛分別被拖入一場官司,并且兩案的涉案金額都是二十萬元左右。

有的人說了,十幾年前的事情了,這不是舊事重提嗎?是的,我寫的的確是陳舊的故事,聶衛平第一次離婚是在1991年,不是也還有很多人關注嗎?

常昊這輩子兩次涉及到官司紛爭,一是2016年不滿某山寨出版社擅自將自己的棋譜出書牟利,隔海對他遙相呼應的是韓國的李世石,他因為不滿棋譜知識產權為韓國棋士會獨占的政策,憤而退會,李世石的舉動在韓國棋壇掀起軒然大波。

如果那場涉及棋譜著作權的官司是帶有公益性質與出版社私利的對抗的話,那么2008年常昊向北京豐臺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則完全是私人行為。

我盡量以我的節奏來敘述這段紛爭吧。

1998年,常昊娶了自己的師姐,美女張璇為妻,由于張璇比常昊年長八歲,所以世俗的人投來的是異樣的眼光,反對的人中包括他的父母親和師父聶衛平等人,但是常昊執著地追求個人的幸福生活,并不聽別人的說教。

結婚以后,常昊一心一意撲在自己的事業上,他把許多事情都交給張璇打理,于是就有了這次訴訟糾紛。

《體壇網》的記者曲江,是常昊的一個朋友,常昊的外號叫鴨子,曲江一般也會這樣喊他。這個鴨子的由來非常有趣,因為中國的圍棋比賽一般采取積分制,贏一局兩分,輸一局零分,常昊每次比賽都把一個玩具鴨子放在自己的棋盤旁邊,作為自己獲勝的吉祥物,后來常昊就有了鴨子的綽號。

至于后來的綽號韌圣,怎么看怎么像揶揄的說辭。

常昊在北京有一套位于南三環以內,一個叫恒松園小區內購置的房產,就在劉家窯地鐵附近,這套82平方米的房子對常昊來說別有意義,因為這是常昊在北京購買的第一處房產,常昊和張璇結婚的婚房就是在這里,常昊在這里做了父親,而至今他的女兒的搖籃床還在那處房產中放置著。

后來他搬出去以后,中國臺灣棋王周俊勛在那里住過,這里的第三任主人是云南的丁偉,丁偉搬走以后,房間閑置在那里,曲江2005年剛到北京的時候,因為遭遇家庭變故嘛,非常拮據,所以他被允許暫時住在這里,成了這所房子的第四任主人,這一住就是三年之久,按照曲江的說法,自己住進去以后,就和常昊達成了一個口頭協議,我自己想以45萬元購買這套房屋,3到5年內分期付清,從2005年到2008年9月前后,他共付給常昊家35萬元。每次張璇都打了有收條的。但是當他準備在2008年將最后一筆10萬元左右的房款支付給張璇時,張璇卻突然提出房子不賣了,說有親戚要來住,希望對方搬出這里,以前付過的錢可以退還給對方,可以再加20%的利息補償。那么曲江當然不干了,他表示北京房價飆升勢頭這么迅猛,自己已經失去了再買房的機會,自己會盡快付清尾款10萬元,甚至再加一些作為補償也可以,但是張璇并沒有同意,雙方協商不成,從而陷入僵局。

但是張璇卻說曲江說的并不是真相,張璇表示以45萬元購買這套豐臺區的房子,只是曲江單方面的想法,因為當初這棟房子自己買時就花了56萬。怎么可能幾年后45萬元賣掉?自己還請教過律師,45萬元低于北京市最低房價標準,會引起偷稅漏稅的嫌疑。曲江一口咬定和常昊有過口頭協議,但是雙方并沒有簽訂正式的書面協議,張璇認為房子是租賃,并不是轉讓。張璇認為從2005年1月起,曲江在自家的房子里住了三年多,但沒有給房租。因協商未果,因此要求對方搬出并支付共計135,000元的房租。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雙方所說并不一致,眼看就要變成一場新的羅生門事件。

而此時,實際上這套82平方米的房子,此時的賣價已經悄然升值,2008年時北京的房價大概是一平方米15,000元左右,所以這也許才是這場糾紛的真實原因。

如果市值百萬的房產僅賣45萬元,也就意味著曲江的購房約定對常昊來說成了一個坑,意味著財產方面的巨大損失。但是有人說了,做人必須要有契約精神,必須講信用,但是常昊和曲江之間恰恰沒有正式的文本協議,這種口頭上的協議,給買賣雙方都營造出巨大的再解釋空間。譬如曲江提供的書面材料是付款的收條。因為他個人非常尊敬并且相信常昊,所以并沒有簽過書面協議。張璇卻表示,沒有簽協議是因為價錢方面沒有談攏。雙方協商一年多,還是談不攏,估計雙方都說過一些過分的話,既然如此,那只好訴諸法律解決了。

曲江是體育方面的記者,常年報道圍棋,和常昊等人都很熟,以前是朋友關系現在弄得對簿公堂,令人唏噓不已。

這件事對常昊夫婦產生了很大的負面影響。

這種官司無論輸贏,最終都是影響常昊的名譽甚至中國圍棋的名譽,張璇也認識到了一點,所以她一直聲稱這件事是她代理常昊在打官司。

常昊起初的態度是“以前怎么說的,現在就怎么辦?”自己不想因為這件事分心,后來他多多少少轉變了態度:一切都交給法律解決,雙方都會尊重法院的判決。

這件事吧,記者曲江既然拿出了付款的收條,那么他付過三十五萬給對方就是真憑實據,這就說明雙方之間肯定有協議,不可能只租不售,否則這筆錢就付出的沒有道理。

同時也必須指出,一個人的合法財產神圣不可侵犯,56萬元購買的房屋即使折舊出售,也要有法律文件來進行約束,如果沒有,北京的房價如此飛漲,讓我把市值漲到100萬到110萬元之間的房子45萬元賣掉,要是你你會同意嗎?所以說是量變導致了質變。

張璇提到的國家的房價有個最低價的政策,正是對這種訴求的真實表示。

曲江則反駁說只要雙方自愿,什么樣的價格恐怕都不是不可接受的。他的意思也很明白了,要按和之前和常昊的口頭約定辦,但是事情的關鍵節點恰恰是他只有口頭協議,而沒有正式文本協議。

法律是要講究證據的,所以即使是張璇對低價出售房產反悔了,由于曲江沒有正式文本協議,官司也不一定會打得贏。

官司前后,常昊經歷了三場重要的國際比賽,還好,正是張璇替常昊打點了煩瑣的事情,常昊才能夠在2007年擊敗李昌鎬獲得第13屆三星杯的冠軍,2008年,他在第9屆農心杯三國擂臺賽上,作為中國的副將,直線四連勝結束比賽,這是中國隊首次捧得農心杯三國擂臺賽團體冠軍,2009年常昊更是在第7屆春蘭杯決賽中,2:0戰勝李昌鎬,獲得了個人的第三個世界冠軍。

常的官司紛爭各方面都看在眼里了,聶衛平決定和稀泥,當然這把稀泥和的質量要高。

聶衛平的原話是這樣的:“我協調此事基于常昊,如果去打官司就個人的名譽,可先放一邊,關鍵損害了中國圍棋界的整體形象,所以我要當個調停人。”

常昊這邊聶衛平和他們吃了一個飯,曲江那邊,聶衛平請出了資深記者李哲勇進行調停,雙方終于重回談判局面。當事雙方接觸后均做出了一定的讓步,曲江會補齊這套房產的國家規定最低過戶價,而常昊,張璇夫婦將撤訴。這場風波最終消弭于無形,這件事的解決最重要的肯定是聶衛平九段的積極斡旋。

這件事情吧,雙方溝通方面的確存在一些問題,比如雙方對國家相關政策和法規的理解有所不同,加上溝通不暢,造成了一些誤會。訴訟糾紛這件事情出來以后呢,常昊夫婦還有記者曲江,其實都遭受了很無聊的中傷,也許發展到最后會成為雙敗的結局。

2008年的11月28日,常昊特意發文感謝自己的師父聶衛平。

常昊寫道:“感謝聶老師及時出手和熱心人的幫助,幫我解決了一件煩心事。這樣,我又可以安心地下棋了。”

曲江也表示:我覺得教訓就是在生活當中出現一些糾紛時,大家都得及時溝通。不管怎么說,畢竟是當初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常昊夫婦向我伸出了援助的手。我為一些過激的言論向常昊表示歉意。總之這件事情圓滿結束了。

后我想說的這是契約精神與誠信原則的沖突,前者在以法律文本,可供查詢,后者存在于人的心靈,經受道德審視。

最后我想說的是:名人與草根打官司,但是由于明星比普通人更要臉面,所以涉及名譽的話,明星比常人更傾向于低調解決。所以你有理,如果你不在乎名譽,盡管可以和自己的對手死磕到底。但是話說回來,打官司也講求證據的,所以被動卷入官司的曲江記者打官司期間所說的話才是最真實可信的:“千萬別再相信名人,我不想看到有些媒體記者一輩子把明星棋手看作他們的親爹親媽”。

確實,名人也是人,他們一樣享有法律所規定的權利,也要履行法律所規定的義務,如果過于相信人情而缺乏法律意識,那么自己吃虧也無法怪罪別人。



1069
律師在線
3161
今日解答
咨詢律師
2018Av天堂在线视频精品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