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法律知識

精選好律師 助您法律無憂

法律知識

- 掃一掃微信咨詢 -

多位律師在線,三重認證

微信咨詢,方便快捷

律師搶答,3分鐘100%回復

語音回復更真實,更有針對性

張春雷律師成功幫助當事人要回20余萬績效獎金【勞動爭議】
時間: 2021-04-09
瀏覽次數:300
分享到:

天津視達佳科技有限公司、王欣欣勞動爭議二審民事判決書


案由:勞動爭議



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上訴人(原審被告):天津視達佳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武清區京津科技谷產業園和園道89號15號樓一層。

法定代表人:DELIAKE(中文譯名柯雪),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金星,該公司員工。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明,北京市世紀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王欣欣,女,1982年11月14日出生,漢族,住河南省信陽市浉河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春雷,北京市恒圣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天津視達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視達佳公司)因與被上訴人王欣欣勞動爭議一案,不服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2019)津0114民初14263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20年12月10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視達佳公司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依法改判駁回被上訴人的全部訴訟請求,兩審案件受理費由被上訴人承擔。事實和理由:上訴人與王欣欣考核不合格的事由解除勞動合同的事由是有依據是充分的。根據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11.3B的約定,王欣欣不能勝任工作崗位的情況下,上訴人是有權解除合同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42條,勞動者不能勝任工作崗位的情況下,用人單位是有權解除勞動合同的。2019年7月31日,上訴人向王欣欣發送了解除終止勞動合同通知書,解除的事由就是王欣欣考考核不合格。1.王欣欣未按照要求完成抗檢報告、取得報告,上述工作是由后續接替人員修改完善相關資料后取得。2.擔任學術總監一直以來從未開展過學術會議,也未寫過學術方面的計劃建議書,沒有按照考核要求將資源共享的團隊。3.沒有將理念在公司推行實施。4.未按照考核要求對產品提供技術與法規支持,且王欣欣對產品法規非常不了解。5.未按照考核要求審核低度產品的資料文件,從未提出過任何問題,后續有問題也是接替人員上任審核后提出問題并進行修正。6.未按考核要求協助公司項目注冊。7.未按照考核要求建立公司的官網、官微、公眾號,線上和線下的相關體系。8.未按照考核要求完成產品的定價定位工作,沒有提出過任何的初步計劃書或建議。9.未按照考核要求給予產品商業的日常技術支持。10.未按照考核要求組織學術會議和相關專業人士未按照考核要求建立良好的溝通去渠道。11.未按照考核要求及時了解全球的學術研究成果,也沒有給公司提出建議。12.未按照考核要求建立公司自己的學術培訓體系,也沒有給各部門員工進行技術培訓。13.未按照考核要求提供合理的培訓方案,也沒有進行組織實施,更沒有分享給核心員工。14.未按照可要求成為一名優秀的設計人員,自入職以來沒學習過設計鏡片、也沒涉及過一副鏡片。15.沒有建立公司的大數據管理體系,也沒有建立公司的官方微博、微信、小程序、官網等工作。關于被上訴人對上訴人的考核是否合格,應當以用人單位即上訴人的意見為準。一審法院認定上訴人應當支付被上訴人獎金是錯誤的。關于考核是否圓滿地完成任務,雙方在勞動合同中有明確約定。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3.1條明確約定了若員工圓滿完成公司對其考核工作的內容,見附件二,也就是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附件二。公司將在一年到期日支付給員工獎金。考核被上訴人是否圓滿地完成任務的權利。上訴人提交的證據已經充分地證明被上訴人考核不合格。在一審中上訴人提交的證據已經充分地證明了被上訴人考核不合格,而一審法院只是籠統地說依據不足。被上訴人對是否完成考核任務也負有舉證責任,如果被上訴人認為完成了考核任務,也負有舉證責任,證明自己完成了考核任務。由于被上訴人考核不合格,上訴人無需支付被上訴人獎金。

王欣欣辯稱,原審法院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審判決。事實和理由:1.單位是自行擬定的考核方案,未經民主程序,員工不知道勝任和不勝任的標準,該考核制度應屬無效。因為他在簽署合同的時候就把考核方案附在這個合同后面。這個東西它是沒有經過民主程序。2.考核指標沒有量化,僅憑領導個人的主觀評價無法提體現客觀公正,且績效考核沒有員工本人簽字確認。3.考核不合格就辭退,沒有經過培訓或者調整工作崗位,構成了違法解除。4.單位為了逃避支付勞動者工資構成中的獎金。違法解除勞動合同。按照工資組成部分,用人單位應向勞動者支付實際工作期間的對應獎勵。5.合同約定的考核時間是一年,但是上訴方是提前和王欣欣解除了勞動合同,目的就是逃避支付獎金,所以也是違法解除。

王欣欣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請求判決被告繼續履行勞動合同;2.請求判決被告支付原告2018年8月13日至2019年8月12日獎金209000元;3.請求判決被告支付原告2019年8月1日至2019年9月10日期間工資32050元;4.本案訴訟費由被告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王欣欣于2018年8月13日入職視達佳公司,雙方于同日簽訂勞動合同,合同期限為3年,試用期為六個月;崗位為技術總監,實行不定時工作制;關于“勞動報酬”的約定:員工目標年總收入為人民幣(稅前)473000元,其中包括每月的基本工資人民幣(稅前)22000元,績效獎金為人民幣(稅前)209000元。員工在試用期間每月工資人民幣(稅前)22000元。若員工圓滿完成公司對其考核的工作內容(見附件二),公司將在一年到期日支付給員工獎金共計人民幣(稅前)209000元。視達佳公司在附件二中載明了員工第一年考核內容。2019年7月31日,視達佳公司為王欣欣出具解除/終止勞動合同通知書,載明“1.您與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將于2019年7月31日解除。2.解除事由為:未達成入職時與公司協商一致的OnboardingTasks。具體說明:考核不合格。”視達佳公司于2019年7月31日22時33分將該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通過郵件形式發送至王欣欣郵箱,發送狀態顯示“郵件發送成功,王欣欣已讀”。另2019年8月1日王欣欣與視達佳公司人事的微信聊天記錄的內容亦顯示公司人事曾就解除勞動合同的事宜告知王欣欣,王欣欣對該聊天截屏的真實性予以認可,故一審法院認定王欣欣于2019年8月1日知道視達佳公司與其解除勞動合同的事實。視達佳公司與王欣欣解除勞動合同時,王欣欣在該公司工作的時間未滿一年,亦未達到對王欣欣的考核期。因視達佳公司與王欣欣解除勞動合同,該公司于2019年8月26日以“解除勞動合同一次性補償金”的名目給付王欣欣款項42000元,王欣欣認可收到該款,但不認可為解除勞動合同補償金。視達佳公司于庭審中陳述“備注的名稱是解除勞動合同一次性經濟補償金,但是該金額已達到賠償金標準,實際就是按賠償金的標準計算的,因為公司不專業,備注成經濟補償金了”,王欣欣陳述該款“是一部分獎金或者工資”,但其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陳述。故一審法院認定視達佳公司支付給王欣欣的42000元應為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關于對王欣欣考核的事實,視達佳公司認定王欣欣考核不合格的主要依據為公司單方制作的“考核不合格證明”和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杭州醫療器械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對視達佳公司的角膜塑形用硬性透氣接觸鏡的檢驗報告(即上文所稱杭檢報告),關于“考核不合格證明”,該證明為公司單方制作,考核情況均為主觀認定,未附有主要事實依據,且該考核的出具日期為2019年7月31日,并未達雙方約定的一年考核期,即認定為考核不合格,顯屬不當,故對該證據的證明力,一審法院不予采信。關于杭檢報告,出具日期為2019年11月29日,而視達佳公司解除勞動合同的時間為2019年7月31日,用該報告證明王欣欣之前的工作不合格,有違常理,故對該報告的證明力,一審法院不予認定。關于視達佳公司提交的孫川任命手續及勞動合同,該證據符合證據的要件形式,對其證明力一審法院予以認定。王欣欣與視達佳公司均認可王欣欣離職前月平均應發工資數額為22000元。另查明,王欣欣因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工資、獎金等至天津市武清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2019年9月20日,該仲裁委出具津武勞人仲裁字(2019)第887號仲裁裁決書,裁決駁回申請人(王欣欣)的全部仲裁請求。對該仲裁裁決書,王欣欣不服,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問題是:一、王欣欣與視達佳公司之間的勞動合同是否繼續履行;二、視達佳公司是否應支付王欣欣2018年8月13日至2019年8月12日獎金;三、視達佳公司是否應支付王欣欣2019年8月1日至2019年9月10日期間工資。關于爭議焦點一,通過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視達佳公司以王欣欣考核不合格的事由解除了與王欣欣的勞動合同,依據不足,系違法解除,且視達佳公司認可是按賠償金的數額以補償金的名目支付給王欣欣42000元,足以證明視達佳公司自認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事實。王欣欣要求繼續履行合同,但結合一審法院認定事實,王欣欣原工作崗位已經有人替代,王欣欣與視達佳公司之間的勞動合同已不具備繼續履行的條件,故對王欣欣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不予支持。視達佳公司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七條的規定,即用人單位違反本法規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應當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條規定的經濟補償標準的二倍向王欣欣支付賠償金。結合王欣欣的入職時間及一審法院認定的雙方勞動關系解除時間,王欣欣工作年限為11個月,賠償金計算為:22000元×1個月×2倍=44000元。扣減視達佳公司已支付給王欣欣的42000元,視達佳公司應再支付王欣欣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2000元。關于爭議焦點二,依法訂立的勞動合同具有約束力,用人單位與勞動者應當履行勞動合同約定的義務,關于員工年度獎金的發放是雙方勞動合同明確約定的條款,視達佳公司認為其有權自主決定獎金發放事項,且員工必須圓滿完成一年工作任務并完成考核才享受獎金,其認為王欣欣告未完成考核任務,不符合獲得獎金的條件,未達勝任工作的水平,故不應發放獎金。一審法院認為,視達佳公司所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王欣欣未完成工作考核任務,且該公司在未達到一年考核期就為王欣欣出具“考核不合格證明”,且未提交證據證明將該考核結果送達或告知王欣欣,并于出具“考核不合格證明”當日制作了解除/終止勞動合同通知書,于當晚22時33分將該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通過郵件形式發送至王欣欣郵箱,又于次日通過人事部門人員通過微信告知王欣欣解除勞動合同的事實,充分說明視達佳公司寧可冒著違法解除勞動合同并承擔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責任的風險,也要在考核期滿前解除與王欣欣的勞動合同,實為規避支付王欣欣年度獎金,故對視達佳公司辯稱的王欣欣不符合獲得獎金條件、不支付獎金的意見,一審法院不予支持,視達佳公司應按勞動合同約定支付王欣欣獎金。因視達佳公司已于2019年7月31日與王欣欣解除勞動合同,一審法院認定王欣欣于2019年8月1日收悉該通知,故視達佳公司應支付王欣欣2018年8月13日至2019年8月1日獎金,以合同約定應發年度員工獎金209000元核算,一審法院確認為202701.37元(209000元÷365天×354天)。關于爭議焦點三,一審法院認定王欣欣于2019年8月1日收到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故視達佳公司應支付王欣欣當日工資,根據王欣欣月基本工資22000元核算,一審法院確認為733.33元(22000元÷30天×1天)。王欣欣要求視達佳公司支付2019年8月2日至2019年9月10日期間工資,依據不足,一審法院不予支持。判決:一、天津視達佳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7月31日出具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違法,除天津視達佳科技有限公司已支付王欣欣的42000元,應再支付王欣欣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2000元;二、天津視達佳科技有限公司支付王欣欣獎金202701.37元;三、天津視達佳科技有限公司支付王欣欣2019年8月1日工資733.33元;上述一至三項合計,天津視達佳科技有限公司支付王欣欣共計205434.7元。上述應履行款于本判決生效后3日內支付(劃至一審法院賬戶,戶名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賬號9072××××3039,行號402110015117,開戶行天津農商銀行武清中心支行);四、駁回王欣欣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照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5元,由天津視達佳科技有限公司負擔。

本院對一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視達佳公司以王欣欣考核不合格的事由解除了與王欣欣的勞動合同,依據不足,系違法解除,且視達佳公司認可是按賠償金的數額以補償金的名目支付給王欣欣42000元,足以證明視達佳公司自認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事實。王欣欣要求繼續履行合同,但結合一審法院認定事實,王欣欣原工作崗位已經有人替代,王欣欣與視達佳公司之間的勞動合同已不具備繼續履行的條件,故對王欣欣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不予支持亦無不妥。視達佳公司應當向王欣欣支付賠償金。視達佳公司所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王欣欣未完成工作考核任務,且該公司在未達到一年考核期就為王欣欣出具“考核不合格證明”,且未提交證據證明將該考核結果送達或告知王欣欣,并于出具“考核不合格證明”當日制作了解除/終止勞動合同通知書,于當晚22時33分將該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通過郵件形式發送至王欣欣郵箱,又于次日通過人事部門人員通過微信告知王欣欣解除勞動合同的事實,充分說明視達佳公司寧可冒著違法解除勞動合同并承擔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責任的風險,也要在考核期滿前解除與王欣欣的勞動合同,實為規避支付王欣欣年度獎金,故對視達佳公司辯稱的王欣欣不符合獲得獎金條件、不支付獎金的意見,一審法院不予支持并無不當,視達佳公司應按勞動合同約定支付王欣欣獎金。因視達佳公司已于2019年7月31日與王欣欣解除勞動合同,一審法院認定王欣欣于2019年8月1日收悉該通知,故視達佳公司應支付王欣欣2018年8月13日至2019年8月1日獎金。

綜上所述,視達佳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0元,由上訴人天津視達佳科技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劉寶莉

審判員  劉洪雨

審判員  邵 丹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法官助理郭軍偉

書記員張鈞然

附:本裁判文書所依據法律規定的具體條文:

1.《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一款:

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上訴案件,應當組成合議庭,開庭審理。經過閱卷、調查和詢問當事人,對沒有提出新的事實、證據或者理由,合議庭認為不需要開庭審理的,可以不開庭審理。

2.《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

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上訴案件,經過審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的,以判決、裁定方式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裁定;

……



2018Av天堂在线视频精品观看